晚饭吃了吗的笑话精选推荐

幽默幽默爆笑笑话-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
  有位美国记者最近做了一个Web生活实验,并把他的亲身体会撰写出来。   给他实验灵感的是早在1965年,美洲银行(Bank of America)做过这  个实验,将一张该银行新发行的记帐卡(charge card)送给一位女秘书, 让她只凭借这个卡生活一个月,来看看现实世界是否已经对记帐卡准备好  了。最后银行兴奋地宣布实验取得巨大成功,这名女秘书在31天当中实实 在在地生活而没有花一分钱现钞。     这位记者想,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,无论我需要什么、无论我想做 什么、无论我计划一周内干些什么,只要我在因特网(Internet)上,就  全部能搞掂。既然这样,我何不也做一个类似的实验呢?尽管他知道1965 年的那个实验中的女秘书透露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舒服,过桥费麻烦得很,  付费电话打不了,许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变得十分困难,但是这位记者 认为今非昔比。目前有4OOO万美国成人是活跃的因特网用户,这大约是美  国受教育大众的四分之一。仅仅是1997年就有1120万美国人在网上购买了 价值32亿美元的商品,网上服务之发达完善可想而知。加上这位记者老兄  自诩他在网上邀游的本领不比别人差,平常他都是一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 上网,整天都不下来。他去网上买书、买CD、投资、付帐、买日用品、收  发商务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写作素材,等等,等等,仅仅是点两下鼠标而 已。所以他满怀希望地为自己设计了“网上一周”的实验--他在一个小  岛上租了间房,一个人独处,除了因特网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与外界 联系。由于他信心十足。所以他轻装上阵:手提电脑、56K调制解调器、  一张信用卡、一个牙刷、两套内衣。就这些!他想,只要FedEx(美国一家 快递公司)送货上岛,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?   我们来看他这一周是怎么过的:星期一     傍晚到达目的地寓所。听涛拍岸,悠然自得了一阵。舒展几下筋骨, 马上打开“网上美餐” (Cybermeals),键入自己的地址,希望有顿热  气腾腾的晚餐尽快送达。得到答复:“抱歉,在您的区域此时没有任何网 上餐馆显示!”,试试另一个网址E-Meals,同样是“抱歉”。不要惊慌,  又花上几个钟头找出了隔夜投递专线,在网上订购了啤酒、可乐、皮萨、 奶油牛排---通通一式两份,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,心中暗念了一万句 “谢谢上帝”。     然后空腹在AOL上与太太莎若和孩子们聊天,安妮上了芭蕾舞课,爱 玛在学校里学到了马丁? 路德?金,戴仔(小狗)尝试咬沙发。在那遥  远的现实世界里,生活如常。 星期二   天水灰茫,心境灰淡。最后闹我起床的是电脑,该死的声音:“老板。  职业。起床,去工作,你这个懒鬼!”。接着收到今人沮丧的E-mail(电 子邮件):“您的牛排将于明日送抵(我们的服务如何)”连忙回复:“  阁下没搞清楚。我无法再等,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解决?”对方真是好 心肠, 同意破例,但是今天还是帮不上我。啤酒订单也同样出了问题。而  我联系的其它餐饮店全都不祥地沉默。   下午,花了数小时力图不去想食物。给纽约的同事、波士顿的朋友、  洛杉矾的姐姐、新泽西的弟弟、旧金山的外甥、费城的老爸大发E-mail。 同时开始我下一项安排。在大学站点上巡游,按研究方向查询教授,输 入E-mail提问。     还是忘不了食物,离开电脑,冲进厨房,大肆搜索。找到一只死老鼠 ,可怜的小混蛋一定是饿死的。发了阵呆,思考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。回  到电脑前,在网上飘荡,直到登上该岛商会的网址,留下一个咆哮的请求 :“一个皮萨饼,一块娇嫩的里脊肉。我想吃东西。我的信用卡非常优等  。你们能帮助一个饥饿的外来客吗?” 人夜,无甚反馈。只是与莎若和女 儿们接上头。安妮想知道是哪种14寸的面包圈,爱玛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  全吃完了。我:“面包圈根本没来。我希望它明天会来。它会闪着香草的 光泽。” 莎若:“你早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哦,让我想想,一杯清水  。” 莎若:“你午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啊,更多的水。” 莎若:“你 晚饭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水,到处都是……” 莎若:“DAVID!(记者的  名字)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 保持冷静,节省体能,继续网上工作。我还能 怎么样?星期三   昨晚读了网上一篇科幻小说,描述E-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,自己现在  的困境恰恰在小说里写到,很不舒服。清晨冲下楼梯去看奶油牛排,一无 所获。FedEx的网址确认牛排今天早上已经到达附近。口水如泉涌。     中午啤酒送到了,真希望自己能为此兴奋。不过我担心捂着饿了两天 的胃闻到那些啤酒泡沫,我可能会晕过去。这简直荒唐得过分了,我能盘  腿大坐,与远在澳大利亚的作家探讨那篇科幻小说,却怎么也凑不出一餐 饭。   挣扎着按计划与波士顿的同事在网上共进午餐。网上交谈了45分钟,  他吃了一个三明治,我听自己腹鸣如雷。FedEx的司机找不到我的房子, 他们建议我打电话提供更明确的指示。好主意,但违反了规则。我还是  把更详细的地址键人电脑发出去。   晚上7点,奶油牛排送到了。啊 …… 星期四   中午14寸的面包围到达。盯着它看了一分钟,觉得它象发霉的马桶。  不过,味道还可以。   蜗牛速度的电话接线、无法造访的网址、不答复E-mail的人。所有 这些以及更多开始挫伤我。放弃了完成原计划工作的希望。难道科技这  么发达就是要提醒我们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?是不是应该拿漂 亮的电脑去换钓鱼杆、来福枪或者一杆标枪。     莎若催促我回去,但我决定再留一夜。注意力转向如何解决最后一 餐。接受来自当地商会一个匿名者的建议,我开始向岛上的餐厅酒肆发  E -mail,乞求食物,无耻地许诺为它们在全国杂志上做宣传。但几个小 时后,杳无音信。忽然灵机一动,那个匿名者昨天告诉我有个“小岛纵  情” 〔Island Irdulgence),专司当地餐厅的外卖,并把传真号码告 诉了我。我的手提能发传真,我可以很轻松的……但这会等于欺骗,不  过,会吗?当然会。传真基本上是电话,跟网络没有任何关系。但我必 须得吃东西!我开始写传真:“我想要份皮萨,一份大皮萨,把所有的 东西都放在上面。” 星期五     摄影师和他的助手早上赶到,很高兴有了同伴,我有些笨拙地表现 好客,“有人愿来点面包圈吗?啤酒。还是皮萨?”     是的,皮萨。昨晚送来的。我当时边吃边觉得有些愚蠢,要是我星 期一就想到这招该有多好。谁知道我会完成什么丰功伟业,要是我不必 担心食物的话。     不过,我还是对胜利有点得意。那个传真?我根本不必劳神发它。 昨天在网上冲锋了2O分钟发现一个faxsav.com的站点,发了个E-mail  给这个站点,它代我将传真发出。半小时后我拿到了皮萨,名誉和纯洁丝毫无损。   现在。把我从这儿弄走吧。
显示/隐藏
幽默幽默爆笑笑话-鲁宾逊漂流记之Web版
天工搜集 作者、翻译不明     有位美国记者最近做了一个Web生活实验,并把他的亲身体会撰写出来。     给他实验灵感的是早在1965年,美洲银行(Bank of America)做过这 个实验,将一张该银行新发行的记帐卡(charge card)送给一位女秘书, 让她只凭借这个卡生活一个月,来看看现实世界是否已经对记帐卡准备好 了。最后银行兴奋地宣布实验取得巨大成功,这名女秘书在31天当中实实 在在地生活而没有花一分钱现钞。     这位记者想,现在网络技术如此发达,无论我需要什么、无论我想做 什么、无论我计划一周内干些什么,只要我在因特网(Internet)上,就 全部能搞掂。既然这样,我何不也做一个类似的实验呢?尽管他知道1965 年的那个实验中的女秘书透露说日子过得一点都不舒服,过桥费麻烦得很, 付费电话打不了,许多以往想都不用想的事变得十分困难,但是这位记者 认为今非昔比。目前有4OOO万美国成人是活跃的因特网用户,这大约是美 国受教育大众的四分之一。仅仅是1997年就有1120万美国人在网上购买了 价值32亿美元的商品,网上服务之发达完善可想而知。加上这位记者老兄 自诩他在网上邀游的本领不比别人差,平常他都是一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 上网,整天都不下来。他去网上买书、买CD、投资、付帐、买日用品、收 发商务及私人信函以及收集写作素材,等等,等等,仅仅是点两下鼠标而 已。所以他满怀希望地为自己设计了“网上一周”的实验--他在一个小 岛上租了间房,一个人独处,除了因特网之外不使用任何其它手段与外界 联系。由于他信心十足。所以他轻装上阵:手提电脑、56K调制解调器、 一张信用卡、一个牙刷、两套内衣。就这些!他想,只要FedEx(美国一家 快递公司)送货上岛,最糟又能糟到哪里去?     我们来看他这一周是怎么过的:    星期一 傍晚到达目的地寓所。听涛拍岸,悠然自得了一阵。舒展几下筋骨, 马上打开“网上美餐” (Cybermeals),键入自己的地址,希望有顿热 气腾腾的晚餐尽快送达。得到答复:“抱歉,在您的区域此时没有任何网 上餐馆显示!”,试试另一个网址E-Meals,同样是“抱歉”。不要惊慌, 又花上几个钟头找出了隔夜投递专线,在网上订购了啤酒、可乐、皮萨、 奶油牛排---通通一式两份,外加14寸超大面包圈,心中暗念了一万句 “谢谢上帝”。     然后空腹在AOL上与太太莎若和孩子们聊天,安妮上了芭蕾舞课,爱 玛在学校里学到了马丁? 路德?金,戴仔(小狗)尝试咬沙发。在那遥 远的现实世界里,生活如常。   星期二 天水灰茫,心境灰淡。最后闹我起床的是电脑,该死的声音:“老板。 职业。起床,去工作,你这个懒鬼!”。接着收到今人沮丧的E-mail(电 子邮件):“您的牛排将于明日送抵(我们的服务如何)”连忙回复:“ 阁下没搞清楚。我无法再等,难道没有任何办法今天解决?”对方真是好 心肠, 同意破例,但是今天还是帮不上我。啤酒订单也同样出了问题。而 我联系的其它餐饮店全都不祥地沉默。     下午,花了数小时力图不去想食物。给纽约的同事、波士顿的朋友、 洛杉矾的姐姐、新泽西的弟弟、旧金山的外甥、费城的老爸大发E-mail。 同时开始我下一项安排。在大学站点上巡游,按研究方向查询教授,输 入E-mail提问。     还是忘不了食物,离开电脑,冲进厨房,大肆搜索。找到一只死老鼠 ,可怜的小混蛋一定是饿死的。发了阵呆,思考人和野兽有什么区别。回 到电脑前,在网上飘荡,直到登上该岛商会的网址,留下一个咆哮的请求 :“一个皮萨饼,一块娇嫩的里脊肉。我想吃东西。我的信用卡非常优等 。你们能帮助一个饥饿的外来客吗?” 人夜,无甚反馈。只是与莎若和女 儿们接上头。安妮想知道是哪种14寸的 面包圈,爱玛想知道我是不是把它 全吃完了。我:“面包圈根本没来。我希望它明天会来。它会闪着香草的 光泽。” 莎若:“你早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哦,让我想想,一杯清水 。” 莎若:“你午餐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啊,更多的水。” 莎若:“你 晚饭吃了什么?” 我:“水,到处都是……” 莎若:“DAVID!(记者的 名字)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 保持冷静,节省体能,继续网上工作。我还能 怎么样?星期三     昨晚读了网上一篇科幻小说,描述E-mail文化的恐怖幻想,自己现在 的困境恰恰在小说里写到,很不舒服。清晨冲下楼梯去看奶油牛排,一无 所获。FedEx的网址确认牛排今天早上已经到达附近。口水如泉涌。     中午啤酒送到了,真希望自己能为此兴奋。不过我担心捂着饿了两天 的胃闻到那些啤酒泡沫,我可能会晕过去。这简直荒唐得过分了,我能盘 腿大坐,与远在澳大利亚的作家探讨那篇科幻小说,却怎么也凑不出一餐 饭。     挣扎着按计划与波士顿的同事在网上共进午餐。网上交谈了45分钟, 他吃了一个三明治,我听自己腹鸣如雷。FedEx的司机找不到我的房子, 他们建议我打电话提供更明确的指示。好主意,但违反了规则。我还是 把更详细的地址键人电脑发出去。     晚上7点,奶油牛排送到了。啊 ……   星期四 中午14寸的面包围到达。盯着它看了一分钟,觉得它象发霉的马桶。 不过,味道还可以。     蜗牛速度的电话接线、无法造访的网址、不答复E-mail的人。所有 这些以及更多开始挫伤我。放弃了完成原计划工作的希望。难道科技这 么发达就是要提醒我们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?是不是应该拿漂 亮的电脑去换钓鱼杆、来福枪或者一杆标枪。   莎若催促我回去,但我决定再留一夜。注意力转向如何解决最后一 餐。接受来自当地商会一个匿名者的建议,我开始向岛上的餐厅酒肆发 E -mail,乞求食物,无耻地许诺为它们在全国杂志上做宣传。但几个小 时后,杳无音信。忽然灵机一动,那个匿名者昨天告诉我有个“小岛纵 情” 〔Island Irdulgence),专司当地餐厅的外卖,并把传真号码告 诉了我。我的手提能发传真,我可以很轻松的……但这会等于欺骗,不 过,会吗?当然会。传真基本上是电话,跟网络没有任何关系。但我必 须得吃东西!我开始写传真:“我想要份皮萨,一份大皮萨,把所有的 东西都放在上面。” 星期五   摄影师和他的助手早上赶到,很高兴有了同伴,我有些笨拙地表现 好客,“有人愿来点面包圈吗?啤酒。还是皮萨?”     是的,皮萨。昨晚送来的。我当时边吃边觉得有些愚蠢,要是我星 期一就想到这招该有多好。谁知道我会完成什么丰功伟业,要是我不必 担心食物的话。     不过,我还是对胜利有点得意。那个传真?我根本不必劳神发它。 昨天在网上冲锋了2O分钟发现一个faxsav.com的站点,发了个E-mail 给这个站点,它代我将传真发出。半小时后我拿到了皮萨,名誉和纯 洁丝毫无损。     现在。把我从这儿弄走吧。
显示/隐藏
幽默幽默爆笑笑话-倒错一下(杜甫)
  杜甫原籍襄阳。这地方偏僻,离大城市远。杜同学由于偏科,没考上大学。因为写得一点诗,就自以为了不起,就去京城混。结果在园明圆与那一帮画画的、写小说写诗的裹在一起。整天被警察追遂,又被居委会的老太婆整天盯梢。混了两年,那日子没得说。整天没饭吃,没饭吃怎么办呢?上午一般睡觉,直到中午,这样早餐就可以免掉。中午起床洗了脸,就四处窜门,看看在哪个作家或画家那里能碰上一顿回肉。晚饭照样重复这种方式。
    时代不同了,诗人没饭吃正常。杜甫去得最多的是于坚那里。有一天去混晚饭,于坚正在写他那首《尚义街六号》①。这是一首写诗人没饭吃、只好混饭吃的诗。这诗是写在一包春城烟烟盒的里层的,杜甫看了看,便拿出他自己的旧作《春望》来。对躺在床上剪指甲的于坚说,“你斧正斧正?”。于坚说,“你读来听一听。”。杜甫就朗诵起来: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生,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……” 
  于坚也比较感动,两个人好一阵无言。接下来于坚请杜甫到门外小馆子里吃了顿成都的炖猪蹄和青椒肉丝。于坚好心相劝,你还是别写诗了,也别在这京城混。这哪里是你的地盘呢,既然你老婆在成都,还是回你成都去。找个什么事儿做,写什么诗呢写!看你这人一副老实骨肠,估计开公司行骗也不行。那就找老婆的妈想想办法,她是土生土长的成都城里人嘛,摆个烟摊、修自行车摊什么的。才是正路。要你去云南和西北贬毒,去安徽贬女人,或者开妓院,去海南搞走私车,看你这样儿也不行!但这世界并没有更多的路让你选。你不能一辈子混饭吃下去呀!
  你再也别盲目自信了。以为是诗人。你的正式名命应该是“盲流”。派出所隔三差五就要喊你去坐坐。用警棍和拳头安慰你的身体,你其实也算不上这个国家的公民,你只能算“盲流”。
  杜甫听了,眼泪牵成两条线往下流。但还是听了于坚的话。是夜乘一辆慢车回成都,列车甚挤,他开始睡在货贺上,上厕所时位子被人占了,他就爬到坐椅下的地面去睡。这时候,有人听见他口中喃喃,模糊不清的声音,混杂着流泪的声音、抽泣的声音:  “让我回唐朝去吧,让我回唐朝去吧。日他个娘哟!”
  注:①当代诗人于坚作品。叙述了诗人的荒诞处境。
显示/隐藏
家庭幽默爆笑笑话-妈妈总是知道
  约翰邀请妈妈来吃晚饭,饭桌上,妈妈一再注意到与约翰同住的女室友朱莉非常漂亮,而且觉得二人的眼神交流也非同寻常,她十分怀疑二人的关系是否真地仅限于室友。约翰发现了妈妈的想法,于是主动跟妈妈挑明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喔,不过我可以想你保证,朱莉和我是纯纯粹粹的室友,绝对没别的。”     一周后,朱莉跑来跟约翰说:“自打你妈妈来吃过晚饭后,我就一直找不到我那把银质的餐勺。你觉得会不会是她拿走了?”     约翰说:“不知道呀,不过,别担心,让我来处理这件事吧。”     所以他给妈妈写了下面这封信:     亲爱的妈妈,我不会说您从我这里‘拿’了一把银质餐勺,我也不会说您‘没拿’一把银质餐勺。不过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自从您在这边吃了晚饭后,有一样东西不见了。     爱你的,约翰     几天后,妈妈的回信来了:     亲爱的儿子,我不会说你和朱莉‘睡’在一块儿,我也不会说你和朱莉‘没睡’在一块儿。不过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如果她的确是睡在自己床上的话,她早就会发现那把银质餐勺了。     爱你的,妈妈
显示/隐藏
家庭幽默爆笑笑话-妈妈总是知道
  约翰邀请妈妈来吃晚饭,饭桌上,妈妈一再注意到与约翰同住的女室友朱莉非常漂亮,而且觉得二人的眼神交流也非同寻常,她十分怀疑二人的关系是否真地仅限于室友。约翰发现了妈妈的想法,于是主动跟妈妈挑明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喔,不过我可以想你保证,朱莉和我是纯纯粹粹的室友,绝对没别的。”     一周后,朱莉跑来跟约翰说:“自打你妈妈来吃过晚饭后,我就一直找不到我那把银质的餐勺。你觉得会不会是她拿走了?”     约翰说:“不知道呀,不过,别担心,让我来处理这件事吧。”     所以他给妈妈写了下面这封信:     亲爱的妈妈,我不会说您从我这里‘拿’了一把银质餐勺,我也不会说您‘没拿’一把银质餐勺。不过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自从您在这边吃了晚饭后,有一样东西不见了。     爱你的,约翰    几天后,妈妈的回信来了:     亲爱的儿子,我不会说你和朱莉‘睡’在一块儿,我也不会说你和朱莉‘没睡’在一块儿。不过有一件事大家都注意到了,那就是如果她的确是睡在自己床上的话,她早就会发现那把银质餐勺了。     爱你的,妈妈
显示/隐藏
节日祝福语|结婚纪念贺词|给老师的祝福语
114查询网 2008-2019 Copyright@ http://www.jls114.com all rights reserved